首页> 翻译公司

首页>> 鲁迅为左翼文学的翻译中坚

—编《鲁迅著译编年全集》之一得   上回《中华读书报》记者问我,在编《鲁迅著译编年全集》的过程中,是否有什么新鲜的发现?我提到鲁迅在《〈且介亭杂文〉序言》中说:“凡有文章,倘若分类,都有类可归,如果编年,那就只按作成的年月,不管文体,各种都夹在一处,……分类有益于揣摩文章,编年有利于明白时势,倘要知人论世,是非看编年的文集不可的。”要讲“发现”,正在于“明白时势”、“知人论世”。具体说则很丰富,也很琐细,我曾在《“纵读”鲁迅》一文中略述一二,可以参看。“纸短言长”,不如以后再行报告。现在就来举个例子,算是补足这一答问。   


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,鲁迅之为中国左翼文学的中坚,他的翻译也许比杂文写作所起作用更大,先是介绍了这方面的理论——包括片上伸著《现代新兴文学的诸问题》,卢那察尔斯基著《艺术论》、《文艺与批评》,普列汉诺夫著《艺术论》,以及《文艺政策》等,继而又供给了《毁灭》之类作品。这正是编《编年文集》时体会所得。鲁迅1928年4月3日日记:“译《思想,山水,人物》迄。”——创造社、太阳社批评他“一面抄着小说旧闻,一面可以把日本首鼠两端滑头政客鹤见祐辅的新自由主义介绍过来”(何大白《文坛的五月》,载1928年8月10日《创造月刊》第二卷第一期),然而同年6月2日,鲁迅翻译布哈林的《苏维埃联邦从Maxim Gorky期待着什么?》;6月20日,《奔流》第一卷第一期开始连载鲁迅所译《苏俄的文艺政策——关于文艺政策评谈会速记录》,推想起手移译当在译布哈林文之前。6月5日,鲁迅为《奔流》该期所写编校后记中说:“从这记录中,可以看见在劳动阶级文学大本营的俄国的文学的理论和实际,于现在的中国,恐怕是不为无益的。”假如要给鲁迅文学生涯和思想进程的中、后两期划一界线,应该在译完《思想,山水,人物》与开译《文艺政策》之间。   


1928年8月10日,鲁迅在《文学的阶级性》中说:“我对于唯物史观是门外汉,不能说什么。……我只希望有切实的人,肯译几部世界上已有定评的关于唯物史观的书——至少,是一部简单浅显的,两部精密的——还要一两本反对的著作。”随后他自己努力做了一些工作。1929年1月20日,鲁迅翻译卢那察尔斯基《托尔斯泰之死与少年欧罗巴》,是为所译《文艺与批评》一书中的一篇;2月14日,译完片上伸《现代新兴文学的诸问题》。所谓“新兴文学”,亦即无产阶级文学。4月20日,所作《〈壁下译丛〉小引》有云:“后面的三分之一总算和新兴文艺有关。”4月22日,“夜半译《艺术论》毕。”10月12日,“夜译《艺术论》毕。”前一种系卢那察尔斯基著,后一种系普列汉诺夫著。鲁迅后来说:“我有一件事要感谢创造社的,是他们‘挤’我看了几种科学底文艺论,明白了先前的文学史家们说了一大堆,还是纠缠不清的疑问。并且因此译了一本蒲力汗诺夫的《艺术论》,以救正我——还因我而及于别人——的只信进化论的偏颇。”(《〈三闲集〉序言》)   


资料来源: 翻译公司网编部

  • 惠普中国
  • 苹果电脑
  • 联想中国
  • 3Com 亚洲
  • 盛大网络
  • 北大方正
  • 长城计算机集团
  • 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盛大网络
  • 北大方正
  • 长城计算机集团
  • 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
  • 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总行
  • 中国工商银行会计结算部
  • 更多客户....